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盎格鲁玫瑰- 第446章 窘迫(1/2)

文/温斯顿勋爵
盎格鲁玫瑰 | 本章字数:1899  | 盎格鲁玫瑰txt下载 | 盎格鲁玫瑰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大新宋近身兵王重生之老子是最强皇帝绝地兵神之藏界风云穿成大佬姨娘怎么破最强兵王在都市抗战时空倒爷雄秦崛起成化十四年妃子笑之谋夺江山回到明朝当学霸三国铁骑踏天下

在霍顿庄园今天的午餐中,一位女性到访者为三位男女主人增添了不少新的话题。这些话题,又让午餐的气氛更加轻松和愉悦。

庄园的领主,身为北安普顿郡郡治安法官的托马斯·帕尔爵士,很显然对女到访者宣誓效忠的那位年轻且不合法的王室成员领主更为感兴趣。席间,他讲到了这位不合法的王室成员的洗礼仪式,又谈到了他的教父红衣主教托马斯·沃尔西也出席了洗礼仪式。

当午餐进行一半时,托马斯爵士把话题转移到了女到访者的身上。他对女到访者在1536年的“求恩巡礼”叛乱运动中救助过自己的长女凯瑟琳及两个孩子的行为表示由衷的感激。到爵士得知女到访者成为长女的两个孩子的教母时,更是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坐在女到访者伊莎贝尔·沃尔顿对面的爵士的长子威廉·帕尔,对父亲与伊莎贝尔交谈的话题感到既有趣又有些索然无味。因为直到此时,他的父亲托马斯爵士始终没有和对方谈到自己在里士满和萨默塞特公爵一世府中任职的来龙去脉。

就在他打算离席时,他的父亲才注视着缓缓地说了句:“伊莎贝尔小姐,刚才您说您和威廉是在什么地方相遇的?当时,他在干什么?”

伊莎贝尔抬起眼睑瞅了眼威廉,只是轻轻一笑,“爵士,我与您的儿子是在达勒姆的牛马市场内遇见的。当时…威廉的侄子,也就是凯瑟琳的继子即拉提默勋爵的长子不小心踩了他一脚,他正试图通过一种他知道的方法来化解双方的争执。”

“小姐,这么说他们两人当时并不认识对方?”

“是的,爵士。”

托马斯·帕尔爵士思忖着把脸转向坐在左侧的长子,“威廉,告诉我,你是怎么和你姐姐的继子解决你们之间的争执的?”

威廉根本不敢说出实情,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伊莎贝尔。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姐姐的继子即拉提默勋爵的长子向我道歉,然后…然后……”话没有说完,威廉的头居然在慢慢地低下去。

伊莎贝尔觉得这个家伙太不会说谎了。大概他真的认为一旦说了谎,以后真的会下地狱。翻了翻眼注视着威廉的父亲,“爵士,后来我及时赶到那里为他们俩处理了争执。”

坐在威廉一旁的安妮是个何等聪明的年轻女性,一看两人的表情及谈话内容就知道这里面绝对有问题。用右手肘轻轻碰了下威廉的胳膊,蠕动着嘴唇说了一个词,“决斗。”

威廉连忙用眼神制止着妹妹,仿佛在说:“不要说话。”

拿着酒杯的安妮瞅了兄长一眼嫣然一笑,点点头又低语着:“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午餐结束后,三个人礼送托马斯爵士离席。侍从女官安妮·帕尔凝视着姐姐的女性伙伴,“伊莎贝尔,当时这个家伙是不是想和约翰决斗啊?”

伊莎贝尔用手撑着脸颊,慢条斯理地诉说着:“安妮,有着多年宫廷生活的你肯定对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很用心。所以,我想你肯定知道答案。”

“威廉,你是不是觉得用决斗来处理争执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啊?”安妮已经猜到了伊莎贝尔的潜台词,丝毫没有给兄长留些颜面。

此时的威廉非常窘迫,愧疚地低着头,“安妮,请不要生气,我会忏悔我的罪孽的。”

“忏悔?嗯,不错。可是,我记得忏悔通常不是在餐厅内进行。”

“是的,我马上就去。”威廉快站起身来,对在座的两位年轻女性行礼,“很抱歉,伊莎贝尔小姐,安妮,请原谅我不能与你们进行愉快的谈话。”

望着威廉离开的背影,安妮看了眼伊莎贝尔,“我不明白,殿下为什么会同意让他担任公爵府的卫从职务。”

伊莎贝尔摆弄着手上的叉子,宽慰着她,“只要威廉认识到自己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就可以证明他还是有救的。”

“也许吧,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安妮站起身来,身后的贴身女仆替她整理了一下裙摆,她又望着对方,“走吧,去我的房间休息一会儿。”

———————————

午餐后,安妮把姐姐的女性好伙伴领到了自己的房间内。伊莎贝尔在安妮的女仆为她搬来的一张座椅上坐下后,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好奇的望着走到窗前的侍从女官,“安妮,我们刚见面时你怎么会称呼殿下为里士满和萨默塞特公爵一世呢?当然,我是说殿下的另一个公爵爵位的由来。”

安妮瞅了她一眼,淡淡地笑着:“噢,这是宫廷内的一个习惯。你知道,在宫廷内对贵族及贵族女性的头衔、等级等问题绝对要重视,不能有一点差错。”

“小姐,这是您的酒。”贴身女仆为安妮送来一杯葡萄酒后,安静地侍立在一侧。

“伊莎贝尔,实际上,殿下的另一个公爵爵位主要来自于亨利七世的母亲,当今国王陛下(亨利八世)的祖母玛格丽特·博福特女勋爵,在亨利七世时期被称为‘我的女领主,国王的母亲’。”

熟知王室成员情况的安妮不厌其烦的又介绍道:“因为国王的母亲是萨默塞特公爵一世约翰·博福特和布莱措的玛格丽特·博尚的孙女,当今国王陛下的祖母,所以殿下当然可以合法的继承来自曾祖母父亲的爵位即萨默塞特公爵爵位。”

“亨利七世的母亲,亨利八世的祖母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上帝,我快要疯了。”伊莎贝尔还是忍耐着听安

状态提示: 第446章 窘迫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445章 杰出女性 返回《盎格鲁玫瑰》目录下一页:第446章 窘迫(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剑墟再战神探丹道宗师超级特工奶爸维和战队带着军团异界游抗战之铁血兵王大唐官大宋任逍遥大楚小掌柜足球卡牌系统大唐颂